殁石英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灯:

因为对面实在是太可爱了,总之就算不打tag也想发一发

医生身上遍布疤痕——都是自己作的)。

【叱夜叱】Touch.

#是稳中带皮叱风云,与口嫌体更嫌夜旋风

#灵感取自原著,聊会天的功夫叱队把手搭人肩膀上四次,拍下去搭回来,拍下去搭回来。他真的好喜欢把手搭老大肩膀上老大后期都懒得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总改不掉这个臭毛病。夜旋风冷笑。每一次。

  红色跑车紧攥着对方手腕,微微抬高,指节恰好搭在最脆弱的关节点上,力气一点点加重着。

  不,不对,你根本不想改。他死死盯着对方湛蓝的光镜,一瞬红芒暴涨,像是要把那片海洋或天空的色彩尽数吞噬,又偏偏不得志。

  面对这种情况蓝白色的跑车仍是一脸坦然。“嗯。这确实是我的习惯。”他沉吟得格外真诚,手腕向自己方向拉了拉——这使得两人看上去就像夜旋风主动抓住叱风云伸在半空的手一样。

  夜旋风愣了愣,随即像是要摆脱什么般、恶狠狠松开了钳制。

  “以后不要总搭上来。”他说。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快疯了。这怎么还能问出个为什么来??我的无限火种啊,为什么搞得像自己无理取闹一样!

  “可。我只是在表达友好。”那家伙一脸执着地屈起指节抵住下颌。他注视着夜旋风独特的光镜,一字一顿重复着,“夜旋风,为什么?”

  若说夜旋风极少数敬佩眼前这家伙的一点,就是脑子仿佛是用金刚石做成的,任他夜旋风拎来宇宙功率最大的钻头,也休想给叱风云脑子上凿出一个窟窿。倔强。固执。你以为他在认认真真聆听你的意见——哦。他确实是在听——却从不曾更改自我意识,一点点都不曾。

  这种遗世独立倒与自己相似,cpu用百分之零点零一蹦过一行念头。但毕竟,同性相斥乃宇宙万物的真理,他早在久远过去就已预见了自己终将孤身奋战至死的命运轨迹,这会儿可不会去说什么…找到了什么知己云云。

  所以夜旋风不会感慨,他只会胃疼。

  因为叱风云还在望向他。用那种海或天般蔚蓝的光镜,用似能包容一切般平静、却永不退却的眼神,望向他。

  ——淦,真的很像自己在无理取闹了。

  伴随由核心升腾而起的忿忿,他又一次感受到强烈的恶心。为什么?他还能回答些什么?他空荡荡的,终究来去无归路,自然什么都回答不了。他到底在问什么?

  “神光叱风云,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到底要我提醒多少次我们只是互利的合作关系?”最后也不用他多想,红色的流浪者干脆转过身去,把渐行渐远的背影留给那蠢货,“友善?总有一天,你会变得没有用处,死在我手里。”

  “不,你不会。我们都会活下来。”

  身后语气很轻,一如既往的坚定。他并没有回头。太天真了。这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相信谁,在许诺什么。

  但等到第二天,等到下一次谈话,等到叱风云又一次轻车熟路地把手搭上他肩膀时,他准备一巴掌拍下去的手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们就像一对老朋友。
 

fin.

梅塞廷那些事1

#乡村AU,EG向
#无常识理科生,随手乱码。是存货,不坑不可能(?)
#就是想吸被圈在怀里的Vos嘛!!!!

.

1.

  离赛博坦城挺远有这么一块地方,冬不算暖,夏也不凉,只因为挨着座山傍着条河,不知怎的就生出了点人气儿来,村东头的大铜匾印着“梅赛廷”三个大字——究竟是谁起的?没人知道。

  这梅塞廷仔细想想也算是个奇特的地方。村子没主,据说村长曾经是个调职来的矿工,在村子里执政加挖煤,刚过几个月突然写出本畅销书,从此一鸣惊人,撂摊子不知浪去了何方。

  说来倒也奇怪,按理村长跑了这种大事肯定引起大乱,可梅塞廷不,既然安静如鸡,村委会协商协商也懒得再轰轰烈烈选举新村长,索性轮班当家,日子倒也安稳。

  村西头紧靠矿山角,有个迷之小团体叫DJD。这几位从老大到团宠个个都是码架好手,早就被打上了不良分子标签。但幸好哥几个没说生在这也都长在这儿了,不太给村委会添堵,上头论个情面,也大抵只对他们睁一眼闭一眼而已。

.

  这天清早,梅赛廷大街小巷刮过这么个消息,说有人看见DJD地盘里多了张新面孔。

  啥玩意?村西头那个DJD?不良团伙扩招啦?算起来DJD正经有好久没搞出什么大新闻,这下可好,村头村尾总算抓住了八卦的尾巴大嚼一通,最后什么虎背熊腰后背纹龙,就差形容成三头六臂了。

  村诊所的主管大夫药师一边打呵欠一边朝天45°死鱼眼。...这都什么跟什么。上回这帮无所事事的村民把DJD散养的大灰狗硬说成了哥尔赞,照这势头下去,明天那孩子迟早变成美尔巴。

  对,药师见过那位新面孔。昨天大半夜塔恩硬把他叫去村西基地,为的就是这孩子。

  “这...哪来的?”

  “捡的。”塔恩是DJD头头,身材高且匀称,戴着紫面具客客气气地杵在柴门边回答,“山脚捡的。”

  药师眯起眼睛打量一番病患。时值严冬,躺着的少年手脚发热、气息虚浮,大半张脸还被一张口罩捂得严严实实。

  “...说真的,塔恩,我有点不信你能从山里刨出个活人。”

  DJD头子眼神一凛,又重归一片平静。

  “好吧,医生,”他拉长声调,“我和卡隆是在坟地那儿找到他的。”

  ——药师明白他的意思,当眼前这位梅赛廷传说级人物对什么感到厌烦的时候,他温和的声线就会开始绷直,压低...哦你得祈祷他千万别唱歌。

  好奇心到此为止,特尔斐主管挺了挺脊梁,伸手隔着口罩探了探那孩子的体温,挂点滴,处理体表各种青青紫紫的伤口。

  他无比怀疑这位病人是不是在坟头雪地里埋了一天甚至更多,种种迹象皆指于此,就差塔恩一句“说得没错”。

  ——而就在此刻,异变突生,药师只觉得自己胳膊一麻,原本好好睡在床上的少年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用力之大根本不想什么高烧患者。药师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抽回手臂,满耳全是对方口罩下支吾不清的怪叫声。结果那少年不依不饶瞪视着他,竟又作势扑了过来,点滴瓶危险地乱晃,针头拔起带出一串药液和血珠。

  “够了!”

  那小怪物最后没能碰到药师。——高大的身影早先一步掠至其后。

  塔恩轻轻把下巴搭在对方的发旋上,双臂环住他的肩膀,轻而易举般就化解了怀中全部挣扎,

  “乖,结束了。”

  “睁眼看看,你在DJD呢。”

  “......”

  小家伙在极具磁性的呢喃中渐渐平静下来,抬手挠了把禁锢着他的臂膀。

  药师这才得以打量这位眉眼上扬的少年,稚气已脱,身材却相比村里同龄人瘦小不止一圈,套着不知是塔恩地藏还是提萨拉斯的衬衣更凸显了这种感觉...这就是塔恩口中的新成员?但回想起刚刚对方抓自己手腕的生猛力度,药师默默地把想法塞回到脑子里。

  DJD不能用常识理解。
  这可是他暗地在这儿工作时认识到的第一件事。

tbc

是Doctor全息。天哪这个扫描过分了

裂解中指.jpg,本想画胜利手势勾线勾错了。灵魂补救

【神机药/短打】冰川之下

  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

  神明自洪洪中开口。祂抬起手,轻轻做了个上抬的动作,眼前被意识藤蔓牢牢缠绕的茧拔地而起,露出内里卑微而倔强的核心。

  祂注视医生尖锐的眉眼,将痛苦与恨意一饮而尽,继而向前掠去,向茧掠去,周身阴影不停变幻披挂在身边,最后凝固成同样尖锐的、倔强的形状。

  你不可能不接受我。你不可能不接受我。

  祂亲吻药师,虔诚如信徒。精神共享,意志交互,索求更多理解,又给予更多包容。

  因为我们是同类人。祂们呓语着。

  ——异端。骗徒。被遗弃者。




————————————

  我深夜垂死病中惊坐起。神机药无差,同志们要不要试试这对啊

  是同样不被同僚理解的神与凡人,寄生者与宿主。是一刻不停互相磨损的齿轮。

  同爱恨神似,却又完全相异。是这样的情感了【。】



  b顺便问问各位有没有聚众吸药的同好群啊,找不到组织好可怜啊嘤嘤嘤

【药师个人】终焉之巢

*当它是第一人称短篇吧。个人体会。ll23
*太太说的对。在剧情需要四个大字面前,他就是个完全悲剧体。彻头彻尾的笑话。


  最开始,祂还驾驭不了我。

  对。在一切伊始,在光镜刚刚启动的时候,那个破旧的、早该锈成一摊铁渣的古老赛博坦意识便已经闯了进来。沧桑破败的敌意中不难觉察这家伙的意图——侵占,抹杀,鸠占鹊巢。不如说,如此简单易懂。

  可药师。这具躯体真正的、永远的主人,怎能屈服于神明?怎能如任何人所愿?

  我这一辈子,早已厌倦妥协。

  ——无关生死,无论结果。

.

  思想是一场无休止的拉锯战。

  武器?宝贵而恨之入骨的回忆。目标?生存连同未实现的执念。我们伤害着彼此,同时伤害着自己,每一次疼痛——无论机体或心灵——都是双倍的。

  不。不能输。还有未完成之事。

  白昼,黑夜。从幻境惊醒。从现实的深渊底端惊醒。从无孔不入的歌声,与萦绕而上的火种窒息感中惊醒。

  这么痛呼出声的时候,听见了对方一模一样的怒吼。

  不,不不不不不——

.

  究竟“同化”从何时开始?一切疑问失去意义。

  被神的恨意包裹,浸透全身。愤怒。不甘。我没错。我们没错。为什么?为什么?为何尔等如此不公?为什么?

  如此这般,傲慢又卑微。

  我们毁灭。我们新生。祂放弃名号,将神机真人当作过去式。我则自混沌中苏醒,关节绞入铁索,藤蔓塞进发声器。头顶一线天,光外是崭新的起点,是神圣缔造者的世界。

  神说,要有光。大概吧。

  却没人说光是希望。

.

  时间早已失去意义。我仍在反扑,仍在挣扎,无数次回到德尔塔兰,回到特尔斐,回到月卫一,攫取那些宝贵而恨之入骨的执念,无尽风雪在耳边翻腾不休。

  ——光,是光。

  动!给我动!挺直膝盖!撕碎关节!挣脱铁索!伸出手!

  在身后破土而出的无穷藤蔓,连带神之恶德,勾住脚踝,重新堵住足喷射口。但已经晚了!哈!我将手探向那窄窄的、可悲的荧屏,我重新掌握回自己的声音,我将又一次同他站在一起……

  ……求你了。救护车。

  说出我的名字。说出我原本的、独一无二的名字。我不想消失。算我求你的,拜托了,救护车!你还不明白吗!别让我消失!

  不可抗力将思想重新拉回深渊缠紧。用更加恶毒的力道,更加轻蔑的嘲讽,穿透、缠绕、钉牢,神经早已千疮百孔。

  透过冷光看他,他看见的又是谁呢?

  好吧。就这样终结吧。

  ……但说实在话,亲爱的首席,你看起来简直就——丑爆了!脑壳炸糊了吗?新机体怎么能丑成这幅德行呢?

  还有那双手。

.

  药师是最厉害的医生。

  他可以闭着眼接驳变形齿轮,他可以同时移植四路环流泵、又身为其中一泵的捐献者,他可以紧握住病人的手、信心满满告诉他我能治好你,他几乎和赛博坦首席齐名又相貌相似,他可以做到一切。

  但他把手交付给他最恨的、心爱的救护车,腕上电锯滋滋作响,能量液一层又一层喷溅开来。疯医笑得畅快。

  谁是药师?我吗?大概吧。

  “即使我心爱的救护车也不能,不能………谁是救护车?”

  祂问。

  哈。神居然不知道?也太孤陋寡闻了。

  ——那是永远走在我前面的,该死的救护车!我们曾无话不谈!也曾反目成仇!他是我一生放不下的仇敌!也是一生放不下的旧友!

  而在他眼前!我将结束自己的一生!
















.

不想死。

不想死。

想得到认同。
 
想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想做一台不用考虑得失的手术。想真真正正作为汽车人医生生活。

  想放松。想喝高纯。

想……

  ……想摆脱那丝愧疚。想被原谅。想回到原点。







  ——如果生命能够重启,该多好呢?

【fin.落幕.】

很久前摸的鱼

大概是叱队脸上沾了渣子,然后夜老大“喂”了一声并指了指自己的脸颊emmm——

拟人大法好。

顺便稳中带皮叱风云x口是心非夜旋风了解一下!!。老实说叱夜夜叱已经无所谓了,他们在一起就好啊啊啊asdfghjk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