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石英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神机药/短打】冰川之下

  我们将成为一个整体。

  神明自洪洪中开口。祂抬起手,轻轻做了个上抬的动作,眼前被意识藤蔓牢牢缠绕的茧拔地而起,露出内里卑微而倔强的核心。

  祂注视医生尖锐的眉眼,将痛苦与恨意一饮而尽,继而向前掠去,向茧掠去,周身阴影不停变幻披挂在身边,最后凝固成同样尖锐的、倔强的形状。

  你不可能不接受我。你不可能不接受我。

  祂亲吻药师,虔诚如信徒。精神共享,意志交互,索求更多理解,又给予更多包容。

  因为我们是同类人。祂们呓语着。

  ——异端。骗徒。被遗弃者。




————————————

  我深夜垂死病中惊坐起。神机药无差,同志们要不要试试这对啊

  是同样不被同僚理解的神与凡人,寄生者与宿主。是一刻不停互相磨损的齿轮。

  同爱恨神似,却又完全相异。是这样的情感了【。】



  b顺便问问各位有没有聚众吸药的同好群啊,找不到组织好可怜啊嘤嘤嘤

【药师个人】终焉之巢

*当它是第一人称短篇吧。个人体会。ll23
*太太说的对。在剧情需要四个大字面前,他就是个完全悲剧体。彻头彻尾的笑话。


  最开始,祂还驾驭不了我。

  对。在一切伊始,在光镜刚刚启动的时候,那个破旧的、早该锈成一摊铁渣的古老赛博坦意识便已经闯了进来。沧桑破败的敌意中不难觉察这家伙的意图——侵占,抹杀,鸠占鹊巢。不如说,如此简单易懂。

  可药师。这具躯体真正的、永远的主人,怎能屈服于神明?怎能如任何人所愿?

  我这一辈子,早已厌倦妥协。

  ——无关生死,无论结果。

.

  思想是一场无休止的拉锯战。

  武器?宝贵而恨之入骨的回忆。目标?生存连同未实现的执念。我们伤害着彼此,同时伤害着自己,每一次疼痛——无论机体或心灵——都是双倍的。

  不。不能输。还有未完成之事。

  白昼,黑夜。从幻境惊醒。从现实的深渊底端惊醒。从无孔不入的歌声,与萦绕而上的火种窒息感中惊醒。

  这么痛呼出声的时候,听见了对方一模一样的怒吼。

  不,不不不不不——

.

  究竟“同化”从何时开始?一切疑问失去意义。

  被神的恨意包裹,浸透全身。愤怒。不甘。我没错。我们没错。为什么?为什么?为何尔等如此不公?为什么?

  如此这般,傲慢又卑微。

  我们毁灭。我们新生。祂放弃名号,将神机真人当作过去式。我则自混沌中苏醒,关节绞入铁索,藤蔓塞进发声器。头顶一线天,光外是崭新的起点,是神圣缔造者的世界。

  神说,要有光。大概吧。

  却没人说光是希望。

.

  时间早已失去意义。我仍在反扑,仍在挣扎,无数次回到德尔塔兰,回到特尔斐,回到月卫一,攫取那些宝贵而恨之入骨的执念,无尽风雪在耳边翻腾不休。

  ——光,是光。

  动!给我动!挺直膝盖!撕碎关节!挣脱铁索!伸出手!

  在身后破土而出的无穷藤蔓,连带神之恶德,勾住脚踝,重新堵住足喷射口。但已经晚了!哈!我将手探向那窄窄的、可悲的荧屏,我重新掌握回自己的声音,我将又一次同他站在一起……

  ……求你了。救护车。

  说出我的名字。说出我原本的、独一无二的名字。我不想消失。算我求你的,拜托了,救护车!你还不明白吗!别让我消失!

  不可抗力将思想重新拉回深渊缠紧。用更加恶毒的力道,更加轻蔑的嘲讽,穿透、缠绕、钉牢,神经早已千疮百孔。

  透过冷光看他,他看见的又是谁呢?

  好吧。就这样终结吧。

  ……但说实在话,亲爱的首席,你看起来简直就——丑爆了!脑壳炸糊了吗?新机体怎么能丑成这幅德行呢?

  还有那双手。

.

  药师是最厉害的医生。

  他可以闭着眼接驳变形齿轮,他可以同时移植四路环流泵、又身为其中一泵的捐献者,他可以紧握住病人的手、信心满满告诉他我能治好你,他几乎和赛博坦首席齐名又相貌相似,他可以做到一切。

  但他把手交付给他最恨的、心爱的救护车,腕上电锯滋滋作响,能量液一层又一层喷溅开来。疯医笑得畅快。

  谁是药师?我吗?大概吧。

  “即使我心爱的救护车也不能,不能………谁是救护车?”

  祂问。

  哈。神居然不知道?也太孤陋寡闻了。

  ——那是永远走在我前面的,该死的救护车!我们曾无话不谈!也曾反目成仇!他是我一生放不下的仇敌!也是一生放不下的旧友!

  而在他眼前!我将结束自己的一生!
















.

不想死。

不想死。

想得到认同。
 
想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想做一台不用考虑得失的手术。想真真正正作为汽车人医生生活。

  想放松。想喝高纯。

想……

  ……想摆脱那丝愧疚。想被原谅。想回到原点。







  ——如果生命能够重启,该多好呢?

【fin.落幕.】

很久前摸的鱼

大概是叱队脸上沾了渣子,然后夜老大“喂”了一声并指了指自己的脸颊emmm——

拟人大法好。

顺便稳中带皮叱风云x口是心非夜旋风了解一下!!。老实说叱夜夜叱已经无所谓了,他们在一起就好啊啊啊asdfghjkl

是很久以前的拟女了。

【SG短打/救药】无题

1.

  药王回头看去。疚护车又在盯着他。

  "不行。"他说。

  "别这样。"他笑。

  话题戛然而止。两人肩并肩走进医疗室,投身在能量液、惨叫和罪孽的漩涡中,新的一天开始了。

2.

  那两把电锯。

  药王将它们包装好,那便成了送给疚护车的礼物。

  但他失策了。当疚护车接过生日礼物后的一毫秒,他从首席的光镜中窥伺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太迟了。太迟了。

3.

  药王失踪了。

  从担忧。到焦虑。最后疚护车勃然大怒。

  他翻遍了整个德尔塔兰,都找不到同僚的踪迹。门卫告诉他药王早上出去买防冻剂就再也没回来过。

  啊,防冻剂。

  疚护车的记忆扇区疯狂运转着,他想起了梅塞廷。那里有满天的大雪和冰冷的风流,那里有破败的避风港,那里有药王不愿告知于他的回忆。

  恶劣至极。

4.

  药王拒绝了璇玑湖的挽留。

  他坐在特尔斐起降平台边缘,双脚幽幽在虚空中晃动。飞行者在听风,叮叮当当,有人来了。

  "别这样。"他没回头。

  "不行。"他执起他的手。

5.

  他们在早已废弃的特尔斐逗留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肩并肩回到了大帝麾下。

  当被问及那天发生了什么时,疚护车总是微笑。

  药王也在微笑。

  然后,伸出他那双能变成一对电锯的,依旧精妙绝伦的双手。

—end—

【STASK日常】Shadow履历相关&某飞船的鸡飞狗跳

  要问无往不利所向披靡的詹号运输船船长还没得到飞船前是干嘛的,她肯定会搓出一团火苗,嘿嘿一笑告诉你四个字,

  “宇宙海盗!”

  “Shadow!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在船上放火!”下一秒Sunny的咆哮从船东蹿到船西,把年轻的红发船长轰了个人仰马翻。

  其实宇宙海盗在Shadow老家也算是个常规职业。那儿的人总共就分三种,本本分分守在地表刻图腾的,放浪不羁爱自由往宇宙里扎的,还有一种就是Shadow,由于血统纯正被图腾派死活摁住不让飞,还总是向往蓝天,向往天空以外的风景。

  可光是向往什么用也没有啊,她对地面一族而言太宝贵了。怎么个宝贵法?举个例子,炎星人的祖先是一头足足数十米长的喷火龙类,幻化人形与他族相恋,生下一星球的小杂种。其中,只有血统比例高于界定值的杂种才能再度拥有蜕化为本体的能力——在Shadow以前,已经有六七代族人失去这种能力了。

  所以Shadow每天的任务就是往祭台边一站。“无上神再临!”祭司敲锣。然后她深吸一口气把自己憋回一条三十多米的傻大个,朝祭台下民众喷出口不轻不重的火苗——按祭司的话讲这叫“淬炼子民基因”,有助于传宗接代更加优质。

  反正这活她干了七八年,家家户户生出来的小杂种还是拖着条大鼻涕追着她喊姐姐,没看出哪儿优质来。

  再后来,放诞不羁爱自由那一派革命了。理由合情合理,他们希望纵横宇宙的间隙能有颗星球当做家的港湾,而不是一接近地面就被图腾派追着喊滚蛋。
 
  Shadow挺喜欢他们的。她也向往在宇宙驰骋的生活,成天困在祭台旁催生的日子太无趣了。

  所以当祭司哭的稀里哗啦,拖着条大鼻涕追着她喊无上神时,她否认了这个老女人,然后满足了她最后的愿望,用极致的烈火淬炼她的身与心。祭司在Shadow的火焰里笑的像个孩子,随后渐渐灰化,去了她口中另一个城池。

  那年Shadow十岁,如愿以偿离开炎星,一艘海盗船收留了她。

  “再后来的日子就很爽快啦!”每次Shadow喝高了都要吹嘘,“宇宙不像炎星,没那么多热量供我变回傻大个,可老子两手都会造火球没人敢惹啊!每天买卖武器躲躲警察,要不是船长那老头子搞什么退休养老,我赏金要升到上亿了!”

  “你他妈收敛点儿!”如今还算是个在职公务员的Sunny气不过,一巴掌糊在船长脑壳上,“现在我们是合法运输船,给我老老实实做人!”

  “所以Shadow驾驶技术那么莽撞全是当年做宇宙海盗留下来的祸根吧。”Also眨眨眼,“上回差点把船翼撞出坑,Bot还说要找你算账来着。”

  仿佛在映衬她的发言般,船体内置广播响起了某AI义愤填膺的电子音:“对!Shadow!作为Jean号代理船长兼全系统操作级AI,我严厉指责你这种对船体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Nine为了修补损失忙活一上午了!”

  “有什么大不了!反正他平常也是闲着,你那么维护他就帮他修啊!”Shadow拍桌,随后嘴里被塞进块炸虾仁。

  “那...那是Nine自己的工作!我不能——”

  “我犯错了,哥哥在惩罚我,所以才不肯帮忙的。”另一个广播响起Nine清冷外加一点怨气的电子音,“船体已经修补好了,诺,这是反馈。”

  下一秒他把船体摄影图投影到众人面前,银底红白漆的船面上,金色涂料极具立体感地喷出几个大字,“Nine is superior!”

  如果Bot有张人类的脸,此刻他的表情一定气疯了。

  “Nine!!我们不能在船上涂鸦!”

  那边广播极富节奏感地大声播放了AI关机的音效,Nine完美演绎了兄友弟恭的反面教材。Sunny噗嗤笑出了声,Also和Shadow早就乐成了傻/逼。

  “... Bot,去哄一哄Nine吧,他不太高兴,”Tokiko叹了口气,剥开虾仁,一人一个塞进Also与Shadow嘴里,“你们是兄弟。”

  “我知道,唉...”操心管家不仅要管理飞船还要管理家事,劳模Bot今天也是扎心扎到死机。但他还是尽职地提示了飞船的安全问题然后再下线了,原话是这样,

  “我检测到各位身处的室温明显偏高,高压水枪在房间门侧。”

  全船四双眼睛齐齐望向Shadow,——包括原本闭目养神括弧发呆的Kin,也在Bot提醒的瞬间一跃而起直奔水枪。

  “我* Shadow你怎么又自燃了!!”

  “不是说不让你碰酒的吗?”

  “Kin!水枪!自动灭火系统上周就被她燎坏了!”

  “我去各路大侠有话好好说!我自己出去降温!别...嗷!”

  今天的Shadow也是元气满满。Kin一边举着后坐力强劲的高压水枪,一边淡定地点了点头。

  —end.—

是原创角色和原创世界观,宇宙旅行欢脱向。

《S.T.A.S.K大宇宙世代》

是我流药师拟人

……深夜依旧给了我偌大的勇气【。】

新奥…森林冰火人??x

双主角设定很有趣了【。】目测骨科可以吸爆。

猎罐拟人…不如说是对猎罐儿的个人印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