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877574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悖世之徒》00-04(贝利亚五人组中心,君臣君)

翻旧账产物,时间线接奥特曼列传103集之后,假装捷德剧情没发生的脑洞产物。没有洗白。没有。

轻微贝利亚x斯莱伊倾向。

顺便这石英,混语c,皮詹奈浮士德和斯莱伊,Q914877574求扩列

诸君吃我君臣君安利啊!!!

00.

  那些诞生自光明的,孕育于黑暗的,被光明毁灭的,被黑暗吞并的。

  悖心者,悖义者,悖理者,悖德者。

  他们最终都聚集在那片灰色地带,是为无序,是为混 沌,猩红瞳孔熠熠生辉。

  他们自恃为悖世者。

  悖世之徒。

01.

  “就让我们,去寻找值得守护的存在吧。”

  前宇宙大帝凯撒贝利亚说这话时,他的手下尚且沉浸在“哇陛下没有舍弃我们陛下又振作起来啦”的激动心情中。然而事后这几只怪物各自琢磨了一下,趁某日陛下出去遛泰兰特,赶紧顶着满脸问号扎在一起开会。

  “道理我都懂,可那玩意让本大爷怎么找啊?”

  冰结之格罗肯脸小,但他仍然坚持顶着数目最多的问号抢先发言。

  沉默。

  炎上之帝斯洛古拍了拍他的代言人表示安慰。——一般在这种会议场合他都是最苦逼的那个,除了格罗肯没人听懂他在说什么,让老肯翻译又太耗时。久而久之,他只好假装自己是行动派的样子。

  “...唉,反正不管怎样,我肯定会以陛下的目标为全部目标就是了。”极恶之彼拉尼亚斯哼哼着表态。自家宠物泰兰特被贝利亚牵出去遛弯,这家伙有点心不在肝。于是其他几只怪物赶紧对对对我也是地表态,然后在某一时间点,又突然安静如巴顿,陷入新一轮犯愁。

  ——除了斯莱伊,“魔导”之斯莱伊。这位美菲拉斯星人永远是那样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双手负于身后,头颅微微俯下几分角度,看上去好似有在认真倾听,却又好像事不关己一般置身事外云淡风轻。

  “喂喂斯莱伊,你倒是说说该怎么办呀!”格罗肯突然凑近,朝他们从始至终没出一声的智商担当喷出一朵凉气。——然后被后者一把捏住嘴巴。

  “彼拉尼亚斯,给泰兰特用的嚼子还剩吗?”斯莱伊式和善微笑。

  “啊,有的。”

  “呸呸呸,你们休想!老子又不是那个体温贼高还只会嚎的家伙!”

  “你什么意思?泰兰特可是我的杰作!”

  “体温高还只能嚎,老子说错了吗??”

  “asdfghjkl!...”迷之躺枪(?)帝斯洛古赶紧出来提醒同僚别带偏主题,挺尴尬的是,他的声音更像某种bgm。...不过经由斯莱伊有意识这么一引,气氛倒真缓和不少。

  “陛下一直都胸怀伟略,”最后这位美菲拉斯星人打了好几个手势,才成功地让那俩差点撕起来的家伙停手。绅士恶魔的后人缓缓开口,仍是把手负到了身后,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诸位也是明白的吧,这世界上存在一些没办法完全预料的事情。”

  “所以关于这件事,我想恐怕只有亲自询问陛下,才能得到答案了。”

02.

  有趣的是,恐怕陛下也不知道这个答案吧。

  谋士暗暗眯起双眸。瞳仁翻卷着些许猩红色波浪,随后悉数归于平静。

03.

  贝利亚眯起眸子从远处走过来,挥挥手示意泰兰特哪儿凉快哪玩去,然后习惯性抱臂,微昂起头颅注视眼前笔直摞成一排的怪物们。

  “有事?”

  他不知道这帮下属在搞什么鬼,但毫无疑问,他们一定在搞鬼。

  贝利亚从他那本就贫瘠的耐心中努力调用出一大部分,他在等待,等待一个答复,或者其他什么也好。他突然想起了上次的事件,也是这几个怪物,也是这样排成一排。

  那时他揪着斯莱伊的铠甲,几乎把这美菲拉斯星人整个提了起来,释放出全部力场压迫对方的神经。可他的谋士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惊慌失措。这位永远一副绅士姿态的恶魔,仍然保持着让众生琢磨不透的模样。
然后他的谋士单膝跪地。

  然后他们说他们会誓死追随于他。

  他允准了。

  “那个,陛下...”彼拉尼亚斯斟酌了语句开口。完好无损的泰兰特乖乖回到他身边,这看上去给了帝国星人偌大的勇气。紧接着下一秒格罗肯就打断了他,

  “——陛下,现在我们能干点啥?”

  “嗯?”

  显然他们的老大没听懂格罗肯在表达什么。

  “他的意思是说,现在我们能帮您的计划做点什么呢?”彼拉尼亚斯小心翼翼地救场。

  “计划?”

  十足且纯粹的疑问语气。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贝利亚突然有点烦躁。是啊,自己没那劳什子计划,如今的他提不起重建黑暗帝国的兴致,否则,干嘛在这个偏僻的星球上成天遛泰兰特?...可是眼下这几只怪物还正在眼巴巴望着他这个末路君王。

  王突然注意到斯莱伊正在注视他。

  ——斯莱伊是不同于其他美菲拉斯星人的。他瞳色猩红,而非贝利亚常识中的那种纯蓝。这个特征使斯莱伊的气质介乎冷静和侵略性之间,就好似匿于夹缝觊觎着什么的观望者。不过有趣的是,他本人的态度与那双眼睛大相径庭,他说只不过是一介谋士,是凯撒贝利亚手底下一位听候差遣的臣子。

  “怎么,斯莱伊,有话要讲?”

  “臣只是在擅自揣测陛下的心意罢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这位谋士完全没有为自己在“擅自揣测”而心虚的样子。

  “哦?说来听听。”

  “...臣自认肤浅,无法明悉陛下的想法。”斯莱伊顿了顿,头略低下,显得更为毕恭毕敬了些,“但若是尚在迷途,为何不奔赴宇宙游历一番呢?臣等必誓死相...!”

  话音还没落,他突然感受到一股突如其来的威压,扼住他的喉咙,攀上他的肩膀,附在周身每一个关节上。这种感觉他不久前曾经也经历过,那无形的指爪寒冷粘稠,将他下压,迫使他俯下身用最卑微的方式昭示他的臣服。

  但他知道他不能跪下去。美菲拉斯星人把头深深低垂,脊背却挺得笔直。“...一切为了寻找陛下那'值得守护的东西'。”他说,声音微微颤抖,但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静。

  威压一瞬间消失了。贝利亚咧起嘴角,爆发出一长串恣意的笑声,给旁边那几只大气不敢喘的怪物吓够呛。而后这位末路君王狭长的眼灯骤然明亮几分,似乎孕育着暗橘色的飓风,视线笔直地射向他那尚且调整呼吸的谋士。

  “很好,斯莱伊。”

  声音微冷,透出那么一股子顶天立地的狂气。

  “就按你说的做吧。”

04.

  “不如咱们去格罗扎星系吧,老子敢保证那儿可是全宇宙最帅的地方!”

  受惊后回魂的格罗肯兴冲冲地提议。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

–tbc.–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