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877574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STASK日常】Shadow履历相关&某飞船的鸡飞狗跳

  要问无往不利所向披靡的詹号运输船船长还没得到飞船前是干嘛的,她肯定会搓出一团火苗,嘿嘿一笑告诉你四个字,

  “宇宙海盗!”

  “Shadow!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在船上放火!”下一秒Sunny的咆哮从船东蹿到船西,把年轻的红发船长轰了个人仰马翻。

  其实宇宙海盗在Shadow老家也算是个常规职业。那儿的人总共就分三种,本本分分守在地表刻图腾的,放浪不羁爱自由往宇宙里扎的,还有一种就是Shadow,由于血统纯正被图腾派死活摁住不让飞,还总是向往蓝天,向往天空以外的风景。

  可光是向往什么用也没有啊,她对地面一族而言太宝贵了。怎么个宝贵法?举个例子,炎星人的祖先是一头足足数十米长的喷火龙类,幻化人形与他族相恋,生下一星球的小杂种。其中,只有血统比例高于界定值的杂种才能再度拥有蜕化为本体的能力——在Shadow以前,已经有六七代族人失去这种能力了。

  所以Shadow每天的任务就是往祭台边一站。“无上神再临!”祭司敲锣。然后她深吸一口气把自己憋回一条三十多米的傻大个,朝祭台下民众喷出口不轻不重的火苗——按祭司的话讲这叫“淬炼子民基因”,有助于传宗接代更加优质。

  反正这活她干了七八年,家家户户生出来的小杂种还是拖着条大鼻涕追着她喊姐姐,没看出哪儿优质来。

  再后来,放诞不羁爱自由那一派革命了。理由合情合理,他们希望纵横宇宙的间隙能有颗星球当做家的港湾,而不是一接近地面就被图腾派追着喊滚蛋。
 
  Shadow挺喜欢他们的。她也向往在宇宙驰骋的生活,成天困在祭台旁催生的日子太无趣了。

  所以当祭司哭的稀里哗啦,拖着条大鼻涕追着她喊无上神时,她否认了这个老女人,然后满足了她最后的愿望,用极致的烈火淬炼她的身与心。祭司在Shadow的火焰里笑的像个孩子,随后渐渐灰化,去了她口中另一个城池。

  那年Shadow十岁,如愿以偿离开炎星,一艘海盗船收留了她。

  “再后来的日子就很爽快啦!”每次Shadow喝高了都要吹嘘,“宇宙不像炎星,没那么多热量供我变回傻大个,可老子两手都会造火球没人敢惹啊!每天买卖武器躲躲警察,要不是船长那老头子搞什么退休养老,我赏金要升到上亿了!”

  “你他妈收敛点儿!”如今还算是个在职公务员的Sunny气不过,一巴掌糊在船长脑壳上,“现在我们是合法运输船,给我老老实实做人!”

  “所以Shadow驾驶技术那么莽撞全是当年做宇宙海盗留下来的祸根吧。”Also眨眨眼,“上回差点把船翼撞出坑,Bot还说要找你算账来着。”

  仿佛在映衬她的发言般,船体内置广播响起了某AI义愤填膺的电子音:“对!Shadow!作为Jean号代理船长兼全系统操作级AI,我严厉指责你这种对船体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Nine为了修补损失忙活一上午了!”

  “有什么大不了!反正他平常也是闲着,你那么维护他就帮他修啊!”Shadow拍桌,随后嘴里被塞进块炸虾仁。

  “那...那是Nine自己的工作!我不能——”

  “我犯错了,哥哥在惩罚我,所以才不肯帮忙的。”另一个广播响起Nine清冷外加一点怨气的电子音,“船体已经修补好了,诺,这是反馈。”

  下一秒他把船体摄影图投影到众人面前,银底红白漆的船面上,金色涂料极具立体感地喷出几个大字,“Nine is superior!”

  如果Bot有张人类的脸,此刻他的表情一定气疯了。

  “Nine!!我们不能在船上涂鸦!”

  那边广播极富节奏感地大声播放了AI关机的音效,Nine完美演绎了兄友弟恭的反面教材。Sunny噗嗤笑出了声,Also和Shadow早就乐成了傻/逼。

  “... Bot,去哄一哄Nine吧,他不太高兴,”Tokiko叹了口气,剥开虾仁,一人一个塞进Also与Shadow嘴里,“你们是兄弟。”

  “我知道,唉...”操心管家不仅要管理飞船还要管理家事,劳模Bot今天也是扎心扎到死机。但他还是尽职地提示了飞船的安全问题然后再下线了,原话是这样,

  “我检测到各位身处的室温明显偏高,高压水枪在房间门侧。”

  全船四双眼睛齐齐望向Shadow,——包括原本闭目养神括弧发呆的Kin,也在Bot提醒的瞬间一跃而起直奔水枪。

  “我* Shadow你怎么又自燃了!!”

  “不是说不让你碰酒的吗?”

  “Kin!水枪!自动灭火系统上周就被她燎坏了!”

  “我去各路大侠有话好好说!我自己出去降温!别...嗷!”

  今天的Shadow也是元气满满。Kin一边举着后坐力强劲的高压水枪,一边淡定地点了点头。

  —end.—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