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877574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梅塞廷那些事1

#乡村AU,EG向
#无常识理科生,随手乱码。是存货,不坑不可能(?)
#就是想吸被圈在怀里的Vos嘛!!!!

.

1.

  离赛博坦城挺远有这么一块地方,冬不算暖,夏也不凉,只因为挨着座山傍着条河,不知怎的就生出了点人气儿来,村东头的大铜匾印着“梅赛廷”三个大字——究竟是谁起的?没人知道。

  这梅塞廷仔细想想也算是个奇特的地方。村子没主,据说村长曾经是个调职来的矿工,在村子里执政加挖煤,刚过几个月突然写出本畅销书,从此一鸣惊人,撂摊子不知浪去了何方。

  说来倒也奇怪,按理村长跑了这种大事肯定引起大乱,可梅塞廷不,既然安静如鸡,村委会协商协商也懒得再轰轰烈烈选举新村长,索性轮班当家,日子倒也安稳。

  村西头紧靠矿山角,有个迷之小团体叫DJD。这几位从老大到团宠个个都是码架好手,早就被打上了不良分子标签。但幸好哥几个没说生在这也都长在这儿了,不太给村委会添堵,上头论个情面,也大抵只对他们睁一眼闭一眼而已。

.

  这天清早,梅赛廷大街小巷刮过这么个消息,说有人看见DJD地盘里多了张新面孔。

  啥玩意?村西头那个DJD?不良团伙扩招啦?算起来DJD正经有好久没搞出什么大新闻,这下可好,村头村尾总算抓住了八卦的尾巴大嚼一通,最后什么虎背熊腰后背纹龙,就差形容成三头六臂了。

  村诊所的主管大夫药师一边打呵欠一边朝天45°死鱼眼。...这都什么跟什么。上回这帮无所事事的村民把DJD散养的大灰狗硬说成了哥尔赞,照这势头下去,明天那孩子迟早变成美尔巴。

  对,药师见过那位新面孔。昨天大半夜塔恩硬把他叫去村西基地,为的就是这孩子。

  “这...哪来的?”

  “捡的。”塔恩是DJD头头,身材高且匀称,戴着紫面具客客气气地杵在柴门边回答,“山脚捡的。”

  药师眯起眼睛打量一番病患。时值严冬,躺着的少年手脚发热、气息虚浮,大半张脸还被一张口罩捂得严严实实。

  “...说真的,塔恩,我有点不信你能从山里刨出个活人。”

  DJD头子眼神一凛,又重归一片平静。

  “好吧,医生,”他拉长声调,“我和卡隆是在坟地那儿找到他的。”

  ——药师明白他的意思,当眼前这位梅赛廷传说级人物对什么感到厌烦的时候,他温和的声线就会开始绷直,压低...哦你得祈祷他千万别唱歌。

  好奇心到此为止,特尔斐主管挺了挺脊梁,伸手隔着口罩探了探那孩子的体温,挂点滴,处理体表各种青青紫紫的伤口。

  他无比怀疑这位病人是不是在坟头雪地里埋了一天甚至更多,种种迹象皆指于此,就差塔恩一句“说得没错”。

  ——而就在此刻,异变突生,药师只觉得自己胳膊一麻,原本好好睡在床上的少年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用力之大根本不想什么高烧患者。药师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抽回手臂,满耳全是对方口罩下支吾不清的怪叫声。结果那少年不依不饶瞪视着他,竟又作势扑了过来,点滴瓶危险地乱晃,针头拔起带出一串药液和血珠。

  “够了!”

  那小怪物最后没能碰到药师。——高大的身影早先一步掠至其后。

  塔恩轻轻把下巴搭在对方的发旋上,双臂环住他的肩膀,轻而易举般就化解了怀中全部挣扎,

  “乖,结束了。”

  “睁眼看看,你在DJD呢。”

  “......”

  小家伙在极具磁性的呢喃中渐渐平静下来,抬手挠了把禁锢着他的臂膀。

  药师这才得以打量这位眉眼上扬的少年,稚气已脱,身材却相比村里同龄人瘦小不止一圈,套着不知是塔恩地藏还是提萨拉斯的衬衣更凸显了这种感觉...这就是塔恩口中的新成员?但回想起刚刚对方抓自己手腕的生猛力度,药师默默地把想法塞回到脑子里。

  DJD不能用常识理解。
  这可是他暗地在这儿工作时认识到的第一件事。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