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877574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SG短打/救药】无题

1.

  药王回头看去。疚护车又在盯着他。

  "不行。"他说。

  "别这样。"他笑。

  话题戛然而止。两人肩并肩走进医疗室,投身在能量液、惨叫和罪孽的漩涡中,新的一天开始了。

2.

  那两把电锯。

  药王将它们包装好,那便成了送给疚护车的礼物。

  但他失策了。当疚护车接过生日礼物后的一毫秒,他从首席的光镜中窥伺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太迟了。太迟了。

3.

  药王失踪了。

  从担忧。到焦虑。最后疚护车勃然大怒。

  他翻遍了整个德尔塔兰,都找不到同僚的踪迹。门卫告诉他药王早上出去买防冻剂就再也没回来过。

  啊,防冻剂。

  疚护车的记忆扇区疯狂运转着,他想起了梅塞廷。那里有满天的大雪和冰冷的风流,那里有破败的避风港,那里有药王不愿告知于他的回忆。

  恶劣至极。

4.

  药王拒绝了璇玑湖的挽留。

  他坐在特尔斐起降平台边缘,双脚幽幽在虚空中晃动。飞行者在听风,叮叮当当,有人来了。

  "别这样。"他没回头。

  "不行。"他执起他的手。

5.

  他们在早已废弃的特尔斐逗留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肩并肩回到了大帝麾下。

  当被问及那天发生了什么时,疚护车总是微笑。

  药王也在微笑。

  然后,伸出他那双能变成一对电锯的,依旧精妙绝伦的双手。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