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877574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不可救药(药师中心)

 
这玩意儿是枚短渣碎碎念,源于油管那个有声漫画团队的药师试音,woc那调调简直帅一脸!b站也有同志上传过这个,应该能找到。
  大概没啥cp向。

————

  –“Righto then, nurse: arrest me.”

  –"Tell me off and lock me up–I've been a bad autobot. "
 
  –"I know, I know…"

  –"…I'm incorrigible. "

——

  你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医师。

 
  所以啊,在那所谓的比赛未开始前你就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芯底无比明晰这个答案的滋味并不好受,幸好疯狂是最完美的庇护场,蒙蔽观众也罢,污浊自己也好,嘴角咧出最明媚最夸张的弧度,俯视他物的快感让火种也为之震颤。

 
  ——然后你手起刀落毫不留情,昔日同事命归火种。

 
  是什么感觉呢?

  当你沉默着将那些病入膏肓的火种熄灭的时候,当你轻柔地将那些尚未冰冷的变形齿轮取出的时候,当你发现你曾引以为傲的双手上,那些腥锈气味再也无法抹除的时候,当你压抑着绝望佯装出毫不知情的模样,理智混合着悲恸决定毁灭所有的时候。

  独自与恶魔抗争,无人赞颂你的光明,无人体悟你的伤痛,只有那愈加陷入泥淖的火种,无时无刻不嘲笑着你芯灵是多么的不堪一击。是啊,你知道这样脆弱的你终究不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医师,每日每夜辗转难眠,愧疚与无助发酵成自毁情结。
 
  ——而最可怕的是,你计划好了所有,打点好了一切,却在执行前最后一刻愕然发现——自己渴望活下去。

  ……这个污浊不堪的自己还在奔走逃避,渴望活下去。

 
  蓝色小鸟嘤嘤啼哭,无知者们拍着巴掌喝彩,听呐,它唱得多好听啊?

 
  你恨。

 
  崩塌,坍缩,汇聚成奇点,一切怨怼在轰鸣声中疯狂扩张。
 
  忘记炉渣的道德准则,既然自己身为连以死赎罪都做不到的破铜烂铁,既然最后就连互相倚仗过的友人也不给予丝毫同情而漠视自己坠入深渊...已经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吧?
 
  是啊,不可救药。

 
  你的双手已然成为了世界上最精巧的切割工具,他们是铐不住你的,多么无知。
 
  迎头撞在太空桥不可视的屏障上,跌坐在地,你倾听着他们不见你踪迹所发出的嘈杂骚动,愈加逼近的沉重步伐,嘴角咧出最明媚最夸张的弧度。

 
  你是知道的,这样一天终将会来到——你怎能不知道?

 
  "好吧,护士,逮捕我吧。"
 
  "责备我吧,把我终生囚禁吧。——我是个坏坏的汽车人。"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我啊,彻底没救了。"

 
  你看着眼前二选一下得以存活的昔日同僚,他高亢的指责多么无知可笑,也勾起了你长久积攒的愤懑压抑,所有。
 
  你大笑着,歇斯底里,极尽所有词藻向他描述着他搭档浩大华美的死亡,贴心地替他想象亲手纵切一具机体的视觉体验,描画每一处逐渐停止运作的模块位置,甚至是切割完毕沾染锈腥的电锯变回手掌的感觉。
 
  你又有什么好恐慌的?求饶?亦或是跪拜忏悔?崭新的皮囊早舍弃掉了这些卑微的行径,已经到了这地步,往昔一切都无法掩藏无法弥补,不妨挺胸阔步迈向尽头去?迈向终焉之刻去?

  你无所畏惧,疯狂而决断,正好衬托出对方脸色阴翳不堪。
 

  你怎能不知道,这样一天终将会来到。

  枪响。

  世界定格。
 

  子弹直冲面门而来的那一刻,你的光学镜从未工作得如此尽责。

  你看见了医者生涯救助的第一颗火种。

  你看见了颤巍巍取出的第一枚变形齿轮。

  你看见了你两侧机翼上鲜红的十字花标志。

  最终一切定格在,特尔斐水坝那无比湛蓝的天空。

 
——"……我啊,彻底没救了……"

–fin. –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