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877574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药师中心]临渊回响

  是最近关于药师的脑洞,有三个,索性码在一起混更新x

  假的救药,假的塔药,剩的只有对药师生涯本身的感慨

  说起来药师这个角色可挖掘点真多啊…每一次理解都能挖掘出更多的对比细节和更多的刀,小鸟医生我能吸一万年!!

*

其一:歧路
  
  
 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被霸天虎暗中劫持的新任首席医官救护车平安返回德尔塔兰,特警奥利安·派克斯与侦探夜巡再获奇功。

  看上去精神状态颇佳的焦点人物被推入维修室。人们拦住了紧随其后的医疗站二号人物,无比关心首席医官阁下今后的护卫配置问题。

  "他?他不会长记性的。"

  药师刚从远郊赶回来,风尘仆仆。

  他冷笑,眼神比语气更冷。

  一位天才拯救另一位天才的火种,整个过程中,药师那刀法凌厉得简直要把他的病人割开再里外翻个。救护车沉默着,他也沉默着,助手们则一声不敢吭,没人敢揣测那冰冷怒火深处究竟裹藏有什么。

  ——事情就是如此。德尔塔兰事务繁忙,他们迅速运转回各自的轨道,默契地连一场谈话时间都不给对方留。再过段时间,他们已然恢复了往日见面就互怼、合作手术时又无比精确恍如一人的架势。

  药师终究没有问出口。他知道救护车很早前就背着他建立了什么,在末路大街—那个值得秘密前去,一不留神却被霸天虎敲晕带走的地方。——就像救护车也没有开口询问,那个值得药师频频出差前往,又每每心神不宁返回的远郊研究所是什么一样。
  
 两位天才都等待着对方一如既往地敞开心胸。

  他们相信着,等待着。却终究没有料到那双秘密在彼此旅途中的份量竟值得那般缄默。

 
 
其二:创口
  
  
  “哦,医生。瞧瞧你干的好事。”
  
  紫色恶魔抓着飞行单位的手腕,把那只救人无数的精妙手掌抻高到自己面前。他低声笑着,面具下的视线明亮异常,紧紧依附于那只蔚蓝色手掌,全然不顾对方脚尖被迫踮起,一副站立不稳的窘态。
  
  “瞧瞧你干的好事。”
  
 他又重复了一遍,视线不曾离开这手心里崭新的刀口。用那种抹不开的、半干涸能量液般的语气,咬紧每一个字符,不急不躁,将尾音细细厮磨。
  
 手掌的主人没有办法辩解什么。药师保持着怒目而视的表情——面对塔恩他向来如此,也仅能如此,把手掌抽回的迫切渴望在脑内叫嚣却无从发泄。
  
  他仅仅是,颓唐之际也不想忘记某些东西。

  可DJD首领近乎戏谑的耐心摧压着他的神经,他能感觉到,自己手心的创口正在被越来越大的力道按压,那是他于某个近乎被无形压力逼疯的夜里惊起,抄起手术刀亲自刻下的成果。

  那朵德尔塔兰十字,盛放在被无数人夸耀过的神铸手心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塔恩开口,终于放弃了紧攥药师手掌的举动。实际上他并不愿意把处理药师和审判叛徒两项混为一谈,所以医生又一次得以存活,才能继续彼此间的友好交易,“多么漂亮的刀口,漂亮,且深刻。我来猜猜看,难道切割自己手掌的感觉会让你感到安定吗?”

  “多么敷衍的谎言。”

  恶魔的眼神骤然凛冽起来,就像一场静默却摧枯拉朽的暴风雪。他的身形高大又充满压迫感,把三色医生牢牢锁定在原地,语调低沉,却也似乐音般抑扬顿挫。

  “哦,想想看,我亲爱的药师!一个连对自己都不爱惜的家伙,可没办法通过这种事得到自我惩戒啊。”

  ——那么。为什么不试着伤害你在意的人呢。比你筋骨更有价值的衍生物,毁灭起来。不是更算是一种惩罚吗?

  自此后来,药师自行补好了手上的刀伤。
 

其三:尾声

  药师喜欢月卫一的天空。没有风雪,稀薄到可以直视宇宙的大气层,他简直爱死这个了。

  所以只要一有空闲——实际上他目前拥有最多的就是时间,绝大部分花在了那间奇迹医疗室里研究赛博坦人疑难杂症处方,毕竟梅塞廷可没这么优质的条件供他施展——赞美沸腾之月!

  实在钻研得乏了,他就会去城市金刚墓场的上空飞上那么两圈,或者更多。在漆黑底幕下无顾忌加速向来是飞行者减压方式top1,有那么几百万年里药师根本没机会体验这个,然而现在,这片天空属于疯狂的月卫一,在奇迹之月,万物皆可有所得。

  于是他扬起机头,极力攀升,一头扎进漫天星斗里,又猛地俯冲而下,在无数巨大骸骨间穿行。现在已经没人能够惊扰他了,他的掌控权仅属于自己,连时运这种虚无存在也不能奈他何。

  可等到他飞累了,回到墓场入口,却看到一个身影倚在墙边,这就有点超出预想了。

  是禁闭,霸天虎禁闭,从架势来看显然是在等他。

  药师没打算给这位霸天虎什么好脸色,他畅快地变形落地,正打算出言讽刺,却不想被这位满面甲异样,说不清何种表情的赏金猎人抢了先。

  “嘿,疯医!”他抬抬手算作打招呼,语气里充满着奇怪的玩笑意味,“你还好吗?”

  “我?我当然好得很了,不过如果对面站着的不是你,我大概会更好吧。”药师呛声。

  “真的吗?那我大概得检查检查光镜了,”

  禁闭露出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戏谑中夹杂着虚假怜悯般的微笑,

  “为什么你飞行的姿势啊,就好像被什么看不见的玩意穷追不舍呢?”

fin.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