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877574

诸行无常,问答无用

《特尔斐的新年伊始》

#特尔斐医疗三人组,本篇时间设定在mtmte特尔斐出场前那个年初。

#请务必把它当做一篇新年贺文,谢谢!

——


  飞行单位在漆黑与风雪中悄声划出一道白痕,降落于岩堆附近,变形,不远处是特尔斐医疗站混沌一团的阴影。

  药师并没有急着回去。他慢慢呼出一口废气,松开手掌,刚刚得到的“馈赠”自由落地,发出些许恼人的铿锵声响,再悉数被风鸣吞噬。——那是来自紫色恶魔的“新年礼物”,一块不知曾属于谁的胸甲,上面以鲜红的漆料刻印上医疗十字花标识。

  这代表着什么呢?感谢?威胁?无论怎样都无所谓了。

  确定四下无物后他启动了装配的热武器将那可怜的胸甲轰作碎渣,面无表情地。他不可能带着这玩意儿回去,更何况他还要尽快赶路,看着特尔斐的医官和病人他们庆祝新年。迟到可没办法解释。

  再度变形启程,三色机身割裂雪幕呼啸而去。飘扬的雪尘则尽职尽责地纷纷落下,掩盖住鸟儿曾经驻足的痕迹,每一分乃至每一毫。

——

  “啊,药师你总算肯出来了,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刚刚敲门你根本不回答我。”

  从密道返回个人舱室打理好一切,特尔斐主管打开舱门时急救员刚好从走廊经过,抱著一堆不甚简陋聊以慰藉的装饰物有些疑惑地询问着。

  “我在整理舱室,可能没有听见吧。”药师装作拍落手上的灰尘一边回答,“救护员呢?”

  “他在布置,事实上,还差你一个派对就能开始了。”

  “我们走吧。”

  他们穿过走廊来到诊疗室,为了病人考虑,新年派对自然而然被设置在了这里。——不得不赞叹救护员的审美,他总是能运用红和绿或是其他什么奇怪的颜色搭配将彩带挂在一起,好吧,其实那家伙的审美水平从机体涂漆便可窥知。

  “该死,既然选择由我负责装饰那就别说额外的话好了。”救护员咧咧嘴角跳下梯子。药师眼尖,他注意到这位医师面色有些不自然,并且没来由地望向自己持续一两塞秒左右,旋即才把机体一股脑摔到座位上抓起一小杯高纯——实际上这玩意劣质得很,度数一点也不高,“反正不过是看个过场。”

  特尔斐的新年派对清醒且状况良好的病患自然也在参加之列,虽然那几个幸运的TF甚至还没有将身体的零部件修补好。他们半卧在各自的医疗床上,其中一个看见药师进来更是猛挥手臂:“嘿新年快乐啊大主管,我们...”

  “休想,齿痕* 。”药师毫不留情地打断,“参加派对已经是极限,别告诉我你还想喝点什么助兴。”

  “...好吧,好吧,你赢了,那么咱们还是直接跳到下一个环节吧——一个表达我们深切祝福的...抽签游戏?”

  “...呃?”急救员凑了过来,连带着拉来一脸什么鬼的救护员。

  “哥们几个伤员找空闲时间一起做的,每个里面都有不同的新年关键词,这一屋子派对成员都会参与。所以,真的不试试吗?”

  齿痕从床下掏出个半大的铁盒晃了晃,里面的铁片与盒壁碰撞,发出些许嘈杂却并不恼人的,铿锵声响。

——

  派对进行得很成功,虽然装饰和饮品乃至整个举办都不甚简陋,可毕竟这里是医疗前线特尔斐,生死一线之地,几乎每个tf都精通如何享受那些短暂的闲适光景。

  趁着急救员在和病患们进行亲切友好的聊天,药师举着他没喝几口尚且满盈的杯子走到救护员身旁,后者倚在墙上,一边嘬着他那份高纯,一边注视着急救员被齿痕的玩笑话逗得哈哈直乐。

  “...你...”“...呃,我...”

  “你先说。”药师做了个请的手势,即使他对于这场谈话的引线已经猜得差不多。
 
  “...我感觉你已经看出来了,是的,我不小心看到了你的数据板。你回个人舱室的时候忘了带走它我为了查看它的主人是谁所以就——我发誓我只是把屏幕摁亮了而已。”救护员低着头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并没有注意到倾听者面无表情的脸色,“我是真的没想到...”

  “...你居然整理出这么细致的表格?你居然努力同时记录所有病患的伤情并加以分析?我发现的一切让我...震惊,你知道,震惊而且敬佩。”

  药师微微低头,他看不见身边这位前霸天虎的面甲。但毕竟新年派对上这份沉默显得并不符合事宜,所以他选择说点什么,随便扯些什么,打破着该死的沉默并在芯里盘算着为数据板设密码的事项。

  “这没什么,是我应该做的,收起你的震惊和敬佩。”他说,“引用我一个在德尔塔兰的朋友说的话,‘我们医官应该团结在一起。‘做我们该做的, 尽我们所能。而且我相信各位都已经尽己所能了,无论就哪方面而言。”

  “嗯,你说的没错。”

  “呃,你们再说悄悄话?”急救员突然举手打断,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移了过来,手里还举着他的“新年关键词”铁片,“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一问,救护员,你的“关键词”是什么?我的是“蜕变”——说真的,“蜕变”?为什么会是这个?”

  “就像我同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是“平静”一样,这大概并不准。”

  “药师呢?”

  ““新生”,我同意救护员的看法,这只是个游戏别太较真。或者。为什么我们不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

  救护员举起手中的高纯杯子,指节敲了敲玻璃杯壁发出清脆声响,“unh,不如干一个?为了特尔斐。”

  “为了特尔斐!”

  三只杯子啪的一声磕在了一起,迸溅出些许并不澄澈的酒液,滴落于地表,转瞬之间氲散痕迹斑驳。一线光亮从缝隙间映照进来,特尔斐迎来了新年第一个黎明。

  无数光线穿越宇宙的间隙,撕碎云层,撒落在这片万年不变的雪地之上,纠缠不清,由分散而汇聚,空气中涌动着无声的自然颂歌。

  ——那些,是映照着未来的,特尔斐的曙光。

fin.

*插一嘴这并不是原创。还记得mtmte#4,救护车一行人刚进入特尔斐时,漂移受惊捅死的一位病患吗?没错就他,人家原名还叫警车呢
 

评论(3)

热度(30)